GeorgePersonalSite

Blog

ç??中ç�«ï¼?æ³?红å?? (Fireplace)

Posted by georgezli on January 23, 2021 at 3:50 PM

炉中火,泛红光

冬天烧壁炉是一大乐趣,尤其在里面铁架子下再烤上两个红薯,就更有盼头了。 因为从小长在中国东北,与火炉有不解之缘。 小时那寒冷的冬天里,火炉是给我温暖的地方。那红红跳跃着的炉火似乎是生命的源泉。 后来中学毕业下乡成了知识青年。冬天的东北农村北风呼啸,知青点的寒屋一夜能把脸盆里的水冻成冰砣砣。 长夜里知青们挤在火炉边,搓一棒新收进仓的苞米粒在火炉盖上烤得噼啪作响。吃起来不逊于今天微波炉里烤出的奶油苞米花。

其实我对火炉是有不堪回首的往事:

当年刚下乡第一年秋收后,生产队分了柴禾,都是一些玉米秸,高梁秸等。知青点分了几大马车,高高的垛了两垛。但知青点是20几个17,18岁的城市姑娘小伙子,哪知道怎么过日子呀。知青点的房子是我们新盖的,外面已经下雪了,房子才封顶。墙上的泥没干都冻上了。所以屋子里很冷,大家就使劲烧炕,烘暖屋子。屋子冷到什么程度呢?火炕是热的,但睡觉时盖着棉被还得把棉帽子带上,不然冻耳朵。

两个多月就把分的柴禾烧光了。东北农村1月份的冬天白天是-20C度,夜里是-30C度。如果没有取暖办法,怎么过呀? 我们也试图去搂草作柴,但能搂到的太有限了。最后没办法就让大家都回城度过冬天,留下两个人看房子。开春后通过知青家长单位买了一车煤,才度过难关。那些日子里让我体会到了什么叫“无助”。所以后来生起火炉时,觉得那火苗非常亲切。 

十几年前买了这房子后,就喜欢上有个壁炉。开始买了一些壁炉木头(fire log),后来自家砍的树就足够冬天烧壁炉的了。 买了电锯和劈木头的斧头,也过了一把伐木工人(lamberjack)的瘾。 把劈好的木头垛成垛,干好就装进柴房(shed)备冬天烧。

fire log

壁炉分有门,没门两种。像我家这种没门的,英文叫Fire Pit;而有那种玻璃门的叫Fire Place。中文不知道怎么区分。

fireplace

据说火焰温度高时是白色的,其次是蓝色的。 到红色的火,温度不是很高了。 壁炉里木头烧出的火也只能达到橘黄,或橘红色的温度了。 但这种橘红色的火映着冬天的夜晚,给人以温馨的感觉。 美国的壁炉与取暖用火炉构造不一样,壁炉的火和烟都从上面直通通的烟道走了。所以热利用效率不高。 物理上讲热传播有三种形式:对流,传导,和辐射。 壁炉的对流热气肯定是没进屋里, 否则烟火报警器会大叫起来。传导也有限, 那就指望辐射了。 其实对流热空气随着烟一起跑掉了,那剩余的空间由哪里来的空气补充呢? 不说你也知道。 所以烧壁炉取暖,只对壁炉附近能热辐射到的地方有效。 脸上烤着那泛红光的火苗,心理上感到暖暖的。

Categories: None

Post a Comment

Oops!

Oops, you forgot something.

Oops!

The words you entered did not match the given text. Please try again.

You must be a member to comment on this page. Sign In or Register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