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orgePersonalSite

Blog

HobokenTerminal

Posted by georgezli on January 15, 2021 at 10:05 PM

霍博肯总站

 

霍博肯总站是位于哈德逊河新泽西州一侧霍博肯市内的一个多种交通枢纽,包括铁路,渡船,轻轨,公共汽车,和PATH(Port Authority Trans-Hudson:纽新航港局过哈德逊河捷运)地铁的交汇站。 所以它不能只叫车站,或渡口。 维基百科说它是北美第9繁忙的铁路运输站,每天有五万人周转于此站。 我工作的公司在曼哈顿下城世贸中心附近。 每天上班由新泽西家的小城坐通勤火车到霍博肯总站,转PATH地铁进纽约到世贸中心站下车去上班。 天天路过霍博肯总站,对其建筑风貌深有感触,蒙发了好奇心。 不由查询了一通这总站的历史和现状。

 

其实霍博肯总站的地址作为渡口,早在北美殖民时期就有船运交通往返于曼哈顿岛和哈德逊河西岸之间。 1811年开始有蒸汽机船轮渡运行。 19世纪晚期轮渡和铁路把曼哈顿岛和北美大陆连接在一起。现在的霍博肯总站的轮渡码头一侧如下图所示(此图片源于维基)。 

Lackawanna_Terminal_Ferry

今天模样的霍博肯总站是1907年由特拉华-雷卡万那-西部铁路公司(Delaware, Lackawanna, and Western Railroad 简称DL&W)初始建成的,是肯尼斯.穆奇森(Kenneth M. Murchison)设计的学院派艺术流派(Beaux-Arts style)建筑。 初建成的霍博肯总站如下图所示。

justConstractedTerminal

(此图片源于维基)。 肯尼斯.穆奇森设计霍博肯总站时大量的使用了铜装饰,利用了自由女神像建造剩余的铜材。 车站雨棚的钢-玻璃悬臂梁结构也是首次由林肯.布什(Lincoln Bush)设计,后被许多铁路站效仿。二次世界大战期间(1942年)总站的铜结构钟楼被拆除了,供战争用铜。现在的钟楼重建于2005至2009年之际。在缺乏原始设计图纸困境中,修复者凭借照片设计恢复了钟楼的最近似原貌。

 

20世纪初,在城间铁路鼎盛时期,沿哈德逊河岸曾有5个铁路客运站,由不同铁路公司竟争营运通往各大城市的各铁路线。1930年,艾迪生曾经亲自操作第一辆电气火车驶出霍博肯总站。 如今,霍博肯总站是唯一剩下的还在运行的车站, 其它4个在20世纪60年代先后被拆除了。 20世纪60,70年代,公路和航空的兴起挤垮了大多数铁路客运公司。 1960年DL&W与伊利(Erie)铁路合并为伊利-雷卡万那铁路公司。 在经历了长达87年的纽约-芝加歌铁路线营运后,1970年1月5日晚最后一辆大湖-城市(Lake-Cities)号火车驶出霍博肯总站,标志着多数城间铁路退出了历史舞台(政府干预下,美铁Amtrak还在运营)。 霍博肯总站建筑因此遭遗弃受损坏。 轮渡在1967年至1989年之间也一度中断。 几经转手,1983年新泽西交通局(NJ Transit)在当时Conrail铁路公司手上买下了其在北新泽西的财产,包含霍博肯总站在内。新泽西交通局现管理着霍博肯总站的9条通勤铁路线及其它交通运输。 霍博肯总站从上世纪80年代至本世纪初曾多次重建, 恢复了原来所有营运并增加了轻轨。

 

每次路过这车站时总是赞叹这建筑的精美漂亮,先后照了一些照片。 候车大厅正门不愧于学院艺术流派设计,气势恢宏。


IMG_20171218_084141

 

霍博肯总站建筑特征有华丽的候车大厅,装饰着太芬尼彩绘玻璃,高50英尺的天窗。候车大厅墙壁用石灰岩,加青铜,铸铁装饰而成。。

IMG_20171215_174108

 装有铸铁工艺扶栏的大理石楼梯通向轮渡码头一侧。

IMG_20171218_084031

售票窗也有太芬尼玻璃装饰。

IMG_20171218_084014

铸铁大钟富丽堂皇,高高地挂在大厅西侧墙上。

IMG_20171215_175022

 

铁路现有17个站台。 站台进出为同一方向,火车进站朝向候车大厅,出站背向大厅。铁路比站台低约2, 3英尺,在终端设有缓冲设施。但是2016年9月29日早上,正当上班拥挤时间,有一进站火车,因为司机打盹,撞过了缓冲墩,冲上了站台,撞毁部分遮雨棚。 雨棚的钢梁落下,导致一人死亡一百多人受伤。 侥幸的是我那天5分钟前刚转车PATH离开了车站。 那两个受损站台用了一两年的重修才恢复使用。 1985年和2011年也发生过类似事故。

IMG_20171218_150508

霍博肯总站的火车发车时间是列车时间表上定好的,但候车站台却是发车前10分钟左右在大屏幕上公布。 可能是调度在车快进站时才能临时决定进哪条线站台。 所以候车的人都聚在大屏幕前等候乘车的站台数码。近年来也可用手机APP查到发车站台。 不知其它城市的火车站是不是也这样,至少纽约市附近的几个车站都如此。所以你事先不知道去哪个站台上车, 着急时很容易乘错车。 还好,我多年来只坐错过一次。

从2020年疫情后快有一年没乘火车去公司上班了,还有些想念那霍博肯车站呢。它以美丽无声的建筑默默的替我们保留了历史,服务于未来。

Categories: None

Post a Comment

Oops!

Oops, you forgot something.

Oops!

The words you entered did not match the given text. Please try again.

You must be a member to comment on this page. Sign In or Register

0 Comments